两行眼泪静静地滑下她的脸颊她的肩头还抽一抽

分享到:
李鱼不敢再出动静,一时却也没有睡意。轻轻摸挲着颈间所挂的宙轮,他满脑子想得都是两天之后的穿越试验,以及如何利用这个本事狠狠赚上一大笔钱。
 
    过了良久,李鱼仍无睡意,倒是有了些尿意。这屋里只有一个马桶,还有里屋里,李鱼也没惊动娘亲,便起了身,蹑手蹑脚地出了屋,想到隔壁同院里还住着别人,人家还有两个大姑娘,李鱼也不好在院中便溺,便绕过房子,走向后边的竹林。
 
    好在今夜月色如霜,竹林中倒也并不黑暗。李鱼在竹林中解手方便了一下,系好腰带正要回去,忽然一想,又停下来,捡起一块石头,在竹子上用力刻下一道痕迹。
 
    李鱼摸了摸刻痕,正想丢了石头回去睡觉,忽然听到一阵嘤嘤的哭泣声,吓得李鱼一个激灵,汗毛都竖了起来:“这什么动静?莫非有鬼?”
 
    就算他不信鬼的时候,也难免会感到心里发毛,何况经历了天外来客那件事后,他还真不敢太过绝对了。李鱼僵立在那儿,竖起耳朵听了一阵,那哭泣声仍是若有若无,倒也没有别的变化,李鱼按捺不住好奇之心,便放轻了脚步,缓缓走了过去……
 
 第015章 月夜竹林,那只鹌鹑
 
    李鱼扶着一管青竹站住了,前方竹枝疏间,月光洒下,正照在一丛竹下。竹下地上坐着一个少女,一袭青裳在夜色下有些发暗,与竹林颜色相仿,所以李鱼很难注意到,但她正仰着脸庞,清冷的月光映在她的脸上,白皙俏美的容颜,熠熠闪光的泪痕,却被李鱼一眼看个正着。
 
    这少女正是他刚进利州城时,在一家酒铺子里扮卓文君的那个女孩儿,当时她正扮着一个少妇,发髻、衣着,都是妇人打扮,看着成熟妩媚,而此时的她看起来却特别的稚嫩。
 
    两行眼泪静静地滑下她的脸颊,她的肩头还一抽一抽的,就像一朵被雨打着的春花,孱弱娇嫩,精致可怜。
 
    李鱼怕吓着了她,犹豫了一下,才轻轻叩了叩身旁的修竹,待那少女闻声扭过头来,才咳嗽一声道:“吉祥姑娘?”
 
    那女孩子果然吓了一跳,不过毕竟先被他的叩竹声提醒了,又听他唤起自己的名字,倒也不是非常害怕,只把双腿蜷拢了些,急急拭去眼泪:“你是谁?”
 
    因为李鱼背对着月光朝着她的方向,妙吉祥看不到他的模样。
 
    李鱼微笑了一下,道:“我……是你家的房东!”
 
    妙吉祥微微睁大了眼睛:“你是李家大郎?”
 
    李鱼有些意外:“你知道我?”
 
    妙吉祥道:“今日傍晚,听潘大娘和我爹爹说起过你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李鱼恍然,沉默了一下道:“这么晚了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 
    妙吉祥微微地垂下头,轻声道:“奴家是不是吵了你睡觉?对不住。”
 
    李鱼忙道:“没有没有,我是……到林下散心,听到哭泣声。吉祥姑娘,快出来吧!”
 
    妙吉祥道:“我不出去!”
 
    她的本音很稚嫩、很清脆,因为哭泣还带着点儿哭音,显得像个负气的孩子。李鱼不禁好笑:“这深更半夜的,躲在那儿做什么,快出来!”
 
    “我不!”
 
    李鱼试探地问道:“在家里受了委屈?”
 
    妙吉祥飞快地看了李鱼一眼,眼神楚楚,仿佛一只受惊的鹌鹑,李鱼注意到她的肩膀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:“奴家的事与李家大郎毫无关系,请你不要再问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看了一下周围环境,妙吉祥所坐处虽然空旷,但四周却有细小竹枝环绕,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小空间,他要进去的话,得找个合适的位置从斜枝乱叶间弯腰钻进去,于是李鱼放弃了这个打算,吓唬她道:“这林中虽不见得有野兽,却难保没有竹鼠青蛇,咬你屁屁,还不出来?”
 
    妙吉祥被他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她这一笑,似乎便觉得自己有点怪不好意思的,便扭过了头不看李鱼,清脆稚嫩颇显孩子气的声音道:“你少吓唬我,我才不怕呢。真要有竹鼠青蛇,我还能开开荤。”
 
    李鱼叹了口气,软的硬的都不行,若说就此离去,也真不放心一个小姑娘独处幽林竹径之中,干脆耍赖吧。李鱼便也就地坐下,学着妙吉祥,双手抱了膝。
 
    妙吉祥听到悉索声,扭头看他一眼,一双杏眼不禁瞪大了:“你做什么呀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若我撇下你独自离去,便不够朋友了,只好陪你呀。”
 
    妙吉祥的唇角撇了撇,有种孩子气的可爱:“人家只是你家的房客,谁跟你是朋友呀,李家大郎莫套近乎!”
 
    李鱼往怀里一摸,掏出了那半块胡饼,举在手里,亮在月光下,向妙吉祥笑道:“喏!你看!你只一块饼,还分我一半,我当你是朋友!”
 
    “呀!”
 
    妙吉祥的眼睛瞪得更圆了,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与不敢置信的欢喜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笑道:“我就是下午被你当成乞丐,分了我半块饼的那个人。”
 
    妙吉祥嘴唇翕动了几下,却未说出话来。
 
    李鱼收敛了笑容,认真地道:“半块饼,不贵重,却是我从长安一路回来,唯一一件不用我腆着脸皮向人讨要就有人给我的东西,谢谢你。”
 
    妙吉祥无声地笑起来,李鱼发现她笑的时候和哭泣的时候截然不同。她只一笑,唇的两沿便向上微微翘起,露出月牙状的雪白的牙齿,而一双杏眼,也弦月似地弯起,那种甜直入人的心底。
 
    “就半块饼罢了,李家大郎可别这么说,叫人怪不好意思的。

欢迎转载诺亚娱乐_诺亚娱乐平台_亚娱乐平台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诺亚娱乐_诺亚娱乐平台_亚娱乐平台登录 » 两行眼泪静静地滑下她的脸颊她的肩头还抽一抽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